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最強棄少 > 第一六二九章 界域虛空
    甄冰瑜已經打算好了,如果葉默要拒絕,她也要據理力爭,沒有想到葉默連想都沒有想,就點頭說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見葉默背起甄冰瑜一起要進入界域虛空,余連桑根本就看不懂了。甄冰瑜顯然是一個重傷的人,連自己走路都不能,葉默要帶她去虛空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余兄請帶路吧,虛空隕石應該越早去越多,去晚了我怕弄不到了。”葉默打斷了余連桑的驚詫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打算留一個訊息給彭敢當的,他感覺彭敢當雖然有些神秘,卻不失一個敢作敢為之人。萬一他在虛空之中發生了什么事情,無法回到仙船,就讓彭敢當帶著甄冰瑜去堂曜天,至于甄冰瑜以后是生是死,他也管不了了。當然,他和彭敢當的交情也只能算是一般,之所以請彭敢當幫忙,那是因為一旦他回不來,能幫助甄冰瑜的只有彭敢當。

    現在既然甄冰瑜一定要和他一起去,那就一起去吧。他明白甄冰瑜的意思,界域虛空的危險,連仙王運氣不好都可能隕落,更何況他一個玄仙?一旦他回不來,甄冰瑜還是一個死字。所以現在甄冰瑜要和他一起走,他根本就沒有拒絕了。

    余連桑聽見葉默說話,立即就知道葉默心意已決,連忙取出一個圓盤遞給葉默說道:“葉大師,在天界虛空中沒有方位,這個虛空定位盤可以明確的知道仙船的位置,送給你吧。”

    葉默還真的不知道進入虛空還有虛空定位盤,連忙接過感謝了余連桑。有這個虛空定位盤。他至少隨時可以回到仙船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葉默背著甄冰瑜跟隨著余連桑來到中等艙甲板的時候。甲板上已經擠滿了仙人。從金仙巔峰到大羅仙的都有。不過金仙巔峰只有寥寥幾人,大羅仙也并不多。主要的仙人都是玄仙和大乙仙人,這些人都等在甲板邊緣,似乎在等候著禁制的開啟。

    一些兜售虛空定位盤的仙人生意卻是很好,好在葉默已經有了虛空定位盤,倒也不需要再買一個。

    遠處的虛空一片虛無,就好像一個無邊無際的黑洞一般,偶爾有幾顆發光的隕石劃過。將虛空中的黑洞映襯的更為空洞起來,似乎只要一踏上去,立即就會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。

    葉默在低位面的虛空裂縫去過,倒也覺得正常。甄冰瑜卻是看的暗暗心驚,如果不是她無法阻止葉默進入虛空,她肯定不想讓葉默為了‘虛空飛雪’進去,這個地方她看了都膽寒。天域虛空她也去過,可是比起這里的虛空來,天域虛空的那種空洞,至少可以用神識撲捉到。而這里。她的神識掃出去后,猶如泥入大海。

    “葉師弟。能不能將你背上的這個軟椅法寶直接換成一根帶子,這樣我可以直接趴在你身上,減少我們中間的縫隙。”甄冰瑜這話如果給一般的人聽到,還可能會自作多情的以為別的。

    不過葉默卻不會這樣以為,他很清楚甄冰瑜是知道在虛空中如果兩人相距稍遠,就會增加虛空風暴的作用,很有可能被虛空風暴帶走一個。更何況對于甄冰瑜這樣一個視肉欲如皮囊的女人來說,就算是她不穿衣服被自己背著也不會有別的想法。

    葉默背著甄冰瑜的確實是一個軟椅法器,當初甄冰瑜剛剛重傷的時候,葉默就煉制了。他估計以后要背著甄冰瑜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,干脆煉制了一個椅子法寶背在背上,甄冰瑜可以坐在椅子上面。事實上卻是也是這樣,而且甄冰瑜對這個椅子法寶也很滿意,至少坐著舒服點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葉默知道虛空中還是貼身安全點,虛空風暴和亂流一旦卷入,相距越遠就越危險。強大的虛空亂流,就算是將甄冰瑜撕裂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葉默剛剛說完這句話,就聽見甲板上的仙執大聲叫道:“虛空禁制開啟,大家慢慢進入虛空,請半年內回到仙船否則生死自負……”

    甲板上通往虛空的禁制被打開,一陣陣讓人心里發慌的感覺傳來,似乎下面就是萬丈懸崖。一些虛空風暴帶起的呼嘯聲音,聽著有些發滲。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

    兩塊虛空隕石在眾人的神識當中撞在了一起,發出的爆炸聲,連甲板上都聽得清清楚楚。而爆炸撞起來的虛空旋流,瞬間就將站在甲板邊緣的一名玄仙帶進虛空。

    余連桑倒退了幾步說道:“好厲害,葉兄,我先站在后面去,你要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多謝余兄了。”葉默說完,拿起一根早已煉制haode下品仙器絲帶,將甄冰瑜牢牢的固定在了自己的背上。

    兩團柔軟襲來,讓葉默下意識的顫了一下,甄冰瑜再怎么看不起皮囊肉體,總算是一個極美無比的女人,而且還是一個身材極品的仙子。葉默看見她裸體倒也罷了,現在貼身和葉默綁在了一起,確實是有些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關鍵是他修仙從來都不會修煉什么禁欲和絕情,‘三生決’本心而發,三生萬物,和甄冰瑜的道心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甄冰瑜雖然仙元無法凝聚,但是神識卻還在,感官卻異常靈敏。葉默背上的肌肉只是稍微顫動了一下,那種溫度也只是提升了一點,她立即就感受到了。不由心里暗嘆,如果他能有一顆和自己一樣的道心,他的前途實在是難以估量。

    皮囊之欲對一個仙人來說,又有什么好渴望的?想到自己曾經要將自己的身體給葉默的事情,甄冰瑜心里又是一聲嘆息,她的道心雖然如此,可是修煉到現在,一樣的無法絕情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一個絕情之人,那當初說給葉默身體的事情就完全不可能發生。

    忽然她心里一震,如果她是一個絕情的人,葉默會救她?

    葉默和她一起時間也不短了。葉默的性情她也有了一些了解,是絕對不會救一個無情無義之人的。他能一直幫自己到現在,并不是因為她別的,或者組隊是一個原因,但估計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葉默最危險的時候,自己沒有拋下他。

    如果當初她真的絕情無義的丟下了葉默,而葉默僥幸不死的話,那結果會怎么樣?

    結果當然很明顯,對葉默來說能救甄冰瑜到現在,還真的和喜歡她沒有任何關系。甄冰瑜確實是一個極美的女人,不過他葉默還真的沒有放在眼里。之所以救她有幾個原因,一是兩人本來在組隊,二是如甄冰瑜想的那樣,在他危險的時候,對方并沒有拋棄他。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甄冰瑜落到現在這種地步,和他也分不開,因為他獨自占用了‘混沌青荻’。

    甄冰瑜越想心里卻越有些凌亂,葉默背后的溫度從她的胸口傳來,讓她感覺到了一些難以言喻的充實感和愉悅。她在失去仙元之后,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。

    甄冰瑜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忽然覺察到周圍一空,隨即無邊的空洞襲來。她下意識的摟緊了一點葉默,她已經知道,此時兩人已經來到了界域虛空之中。而她似乎只有貼緊了葉默,才可以找到一絲存在。

    葉默已經祭出了青月,青月在虛空之中緩緩前進。界域虛空和天域虛空,甚至是虛空裂縫中的情況有些類似,可那種感覺也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踏在青月當中飛行,葉默也不敢飛的太快。

    開始的時候,周圍還有許多的仙人,但是這虛空之處實在是太大了,葉默的青月只是飛行了半柱香的時間,周圍再也看不見任何一個仙人。

    一些零碎的隕石從兩人身邊飛過,葉默不時的控制青月避讓。這種隕石撞在仙船上倒也沒什么,可是如果撞到了他的身上,那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隨著青月離開仙船越來越遠,周圍的隕石越來越多,甚至還有一些隕石群出現。而且不時可以yujian一下空間風暴,不過葉默都是提前避開了。葉默明白仙船前進的方向和線路都是選定haode,而且有些監控陣法。應該是隕石群和空間風暴最少的地方,現在他從側邊遠離,yujian的隕石越來越多,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一個月后,葉默停了下來。就算是要撲捉‘虛空飛雪’,他也不能走的太遠。

    “你不收取一些隕石回去賣?”甄冰瑜看著周圍無數的隕石,提醒了葉默一句。

    葉默剛想說話,就看見密密麻麻的隕石群從空洞的虛空中呼嘯而來,在這瞬間就將兩人的前方全部封住。就算是青月要撤退也來不及了,青月速度哪怕再快,也肯定比不上這些隕石群。

    甄冰瑜還沒來得及問怎么辦,葉默已經祭出了八極大鼎,同時shijie山黑石就砸了出去,同時收起了青月。

    用八極大鼎防御甄冰瑜還看的明白,又不是打架,葉默用那個黑色秤砣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黑色的秤砣砸在了隕石群當中,隕石群頓時分開了一條隕石通道。擋在黑色秤砣前面的隕石竟然被葉默的shijie石全部磕飛,甚至砸的四分五裂。就算是知道葉默的秤砣厲害,甄冰瑜也看的渾身發顫。這種威勢,就算是大乙仙也不過如此吧?

    (今天的更新開始,請來月票吧!)

    (未完待續……)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不死倍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