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最強棄少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隱門交流大會
    于韜見到葉默接受了玉牌,心里暗自懊惱,他怎么沒有想到這件事呢?不過他見機也快,隨即也拿出一塊玉牌遞給葉默說道:“我這里也有一塊玉牌,如果葉前輩有什么弟子要去交流會的話正好用的著。”

    葉默想到了韓嫣,這交流會帶她去見識見識也好,反正她也是隱門中的人。再說這個意劍門的于韜似乎有些擔心自己沒有原諒他,收了他的玉牌反而安了他的心,想到這里也將玉牌收了過來。

    葉默本來是想出去問問怎么才可以參加這個隱門的交流會的,現在有了玉牌倒是不用出去了。

    見葉默收下了玉牌,夏長天和于韜自覺的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葉默也和王西岳打了個招呼,回去找韓嫣。本來葉默打算讓韓嫣和他一起去見見世面的,可是韓嫣卻說她要練習那三招劍法。葉默想想也是,那個大比的名次對他來說不算是什么,可是對韓嫣來說應該頭等的大事。而且她去交流會,也不會買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樓頂很空曠,韓嫣練劍很方便,葉默指點了韓嫣一些動作,自己獨自前往交流會。

    自從參加了上次的棲霞寺拍賣會,葉默對這些隱門的底蘊就不再小看了。連‘青花青葉草’這種東西都有,誰敢說這里就一定找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‘青花青葉草’野生的最有效果,一旦人工種植第二代基本上就不會開花了,上次陸盈盈的種植的‘青花青葉草’就是不會開花的。那種靈草對葉默沒有什么用處,而棲霞寺葉默買的那株‘青花青葉草’卻是真正野生的。只是現在只有一朵花了,葉默還想等這株‘青花青葉草’成熟后,煉制筑基丹的。

    他現在修煉已經到了瓶頸,沒有外力的幫助,很難通過這里稀薄的天地元氣晉級。‘銀心草’對練氣初期有用處,現在他已經練氣中期了,作用已經很有限了。而且就算是‘銀心草’。現在他也只有一株而已。這還是寧輕雪栽植的那一株。‘紫心藤’葉默倒是有一小節,可是在唐北薇的培植下,剛剛發芽,在這種地方想要等‘紫心藤’成熟后來煉藥,葉默也不打算指望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將‘紫心藤’還放在那里栽著,這完全是一個心理寄托而已。除此之外,他的‘洛月藥業’到現在連一株他需要的靈草都沒有收集到,所收集來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藥材。對他的練氣中期也沒有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‘培氣丹’雖然對他現在還有些幫助,可是杯水車薪,就是他將身上所有的‘培氣丹’吃了,也最多只能提升到四層中期而已,還不如培養一些得力的手下。而且同一種丹藥,只是第一次吃的時候效果最大。越到后面效果越低了。

    所以對這次的隱門交流會,葉默還是有些期待的。他知道真正的好東西都是被這些隱門中的人弄走了。

    估摸著隱門晚上的交流大會應該要開始了,葉默隨便吃了點東西,先來到了‘秦廣王殿’。‘秦廣王殿’高大巍峨,從外表看似乎有些年份了,而且四處有股香味繚繞,可見這里香火很盛。

    葉默的神識掃了進去,里面有很多的各種菩薩像,在后殿樓上有一個不小的大廳。上面掛著一個橫幅‘古武交流會’。只是讓葉默驚訝的是,這個時候應該是交流會剛剛開始的時間,但是這大廳里面已經坐滿了客人,看樣子對這個交流會重視的不是他一個人。…,葉默剛走到門口,就有一位迎賓小姐走了過來,很是客氣的看了葉默的玉牌后,帶著葉默進入了后殿的二樓大廳。葉默從迎賓小姐的眼里看出了一絲驚詫,似乎感覺葉默實在是太年輕了,不過她的臉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。顯示了良haode職業素質。

    可以參加交流會的都是一些門派的大佬。或者說是可以掌權的人,除了一些核心的弟子能被長輩帶來見一下世面外。大部分人都是四十歲朝上了。

    在葉默進來的同時,幾乎所有的眼光都看向了他,葉默如此年輕就有參加交流會的資格,這讓在座的很多人都在疑惑葉默的身份。

    雖然在場的人幾乎都沒有見過葉默,但是還是有部分人認出來了葉默。他們早就看過葉默的相片,現在對比一下,立即就認出來了。

    一小部分認出葉默的人都紛紛和葉默點點頭,雖然有些人想站起來和葉默說幾句,可是大家都是隱門中的人,都是要面子的。如果對葉默太過尊敬,這可能會引起別的門派的看不起,畢竟葉默太年輕了。更重要的一點,這里的幾大門派還沒有發話。

    這些人和夏長天、于韜的心情不同,夏家和意劍門得罪了葉默,去低頭賠罪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而且在王西岳的辦公室,也沒有什么外人在。

    對這些葉默卻不大在意,隱門中的人有些傲氣這很正常。他從不用自己的能耐去欺壓別人,前提條件是不要惹到他。

    “師父,就是這個年輕人,他教訓了意劍門和夏家的弟子,聽說姓葉,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傳說中的葉默。”看見葉默進來,坐在里面的一名二十來歲的英俊青年,小聲的對旁邊的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這老者點了點頭,“應該沒錯,他身上內氣收斂,是個不錯的好手,應該就是那個葉默了。雖然我們門派不怕他,但是對這種戾氣太重的人,仲之你不要多接觸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這葉默我也聽說過,似乎有些門派還將他的相片拿回去辨認了一下。不過這種狂妄之徒也只是欺負欺負意劍門和夏家這種弱者而已,如果敢挑釁到我‘九明書院’,他就會發現這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”這老者旁邊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鄭師弟,這葉默有些不一般,合流派就是前車之鑒,他可以殺了合流派幾名地級武者,說明他至少已經是地級修為了。在他這個年紀修為到地級,已經是妖孽中的妖孽。如果不惹到我門,盡量不要去動他。”聽了中年人的話,這老者立即皺著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這中年男子卻不敢反駁,低聲回答道:“師兄教訓的是,只是合流派雖然名為外隱六門,我看也名不副實,和排名前三的六門比起來相差不是一點兩點。就算是我,也可以輕易殺滅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中年男子的話。那老者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說話,不過他旁邊的一名中年女子卻笑著說道:“鄭師弟,你難道非要說一個理嗎?聽掌門師兄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師姐。”這鄭師弟總算是沒有繼續反駁。

    葉默掃了一下,卻沒有發現靜一門的人,看樣子靜嫻師太是沒有參加這次隱門大比了。

    葉默的名聲在隱門似乎不怎么樣。他坐下來后,一直到交流會開始,他旁邊的座位都空著,似乎沒有人敢坐在他附近,好像怕觸了霉頭一般。…,葉默淡淡一笑,沒有將這事情當回事,他和隱門中的人除了一些利益上的交往外,他也沒有朋友,同時也不需要這些人做朋友。雖然不是百分之百。但是大部分隱門出身的人對外面世俗界的人都不大看的起,他們總覺得要高人一等。而且聽說葉默性情暴戾,一言不合就動手殺人。特別是對隱門中人動手,絲毫不容情面,幾乎是斬盡殺絕,這讓隱門中人都對他沒有絲毫的好感。

    除了六大門派排名靠后的三十六江,另外三大派明顯的對葉默不是很友好,甚至他們的門主對葉默沒有絲毫顏色。這就更是沒有人愿意接近葉默了,就連葉默剛進來點頭的幾名隱門武者。也因為另外四派的緣故。沒有人繼續敢跟葉默示好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在意那四大門派的臉色,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就特意走到了葉默的旁邊坐了下來。并且主動出聲問道:“這位朋友,請問你是不是叫葉默?合流派真的是你滅的?”

    葉默淡淡一笑,“我叫葉默不錯,可是我沒有去滅合流派,我只是拍死了幾個去燕京亂叫的蒼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,葉兄弟好膽識,介紹一下,我叫古陽和,倒不是來參加大比的,我是特意來參加這個交流會的。”這矮小的中年男子豎起了拇指贊了一句。

    葉默看了一眼古陽和,地級中期修為,算是不錯的一個高手了。他點了點頭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此時一名長須老者站了起來,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古陽和,抱拳說道:“各位朋友,我們平時都是天南地北,難得有一次坐在一起的機會。現在古武沒落,盛況早不如前。究其原因,也是資源太少,造成了古武的每況愈下。但是如何將這些有限的資源利用起來,從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,對大家來說都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借著這次五年一次隱門大比的機會,我們才可以聚集在一起。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在這次交流會中,交換到自己需要東西。本人作為發起人之一,有責任負責這次交流會的公平公正,如果有不守規矩的人,就別怪我項名王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老者還特意看了一眼葉默,似乎在他的眼里葉默才是不公平的主要分子,因為他對隱門的前科太過惡劣了些。在他的眼里,隱門中人殺幾個世俗界的俗人這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,可是這個葉默竟然將合流派去燕京的人殺光。

    葉默冷冷一笑,沒有在意這長須老者的話,對他來說只要不惹他就好,惹到他就別怪他動手。就算是這個老者已經是地級巔峰,甚至是半步先天的境界,葉默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至于別人怎么看他,他才不會在意。他是來換東西的,不是來找事的。

    (還是要求一下月票,眼看就要被爆了,求幫助!)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不死倍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