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最強棄少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內隱之秘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知道內隱門的存在?”落霏一臉驚容的盯著葉默,實在是不敢相信,說完她下意識的小心四處張望了一下,這才低低的說道:“落喧師妹竟然連這個也敢告訴你,你們,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很顯然,她已經認為落喧和葉默的關系甚至已經超越了那zuihou一道屏障了。

    葉默冷冷一笑,懶得去反駁落霏的話,直接問道,“如果找到小shijie的入口,你們一般是如何進出的?”

    “這些落喧師妹竟然沒有告訴你?”落霏更是奇怪了,既然落喧都愿意告訴葉默她來自隱門,weishenme要隱瞞這些呢?

    葉默淡然說道“雖然知道一個大概,但是我卻沒有仔細的詢問。但是你不同,你欠我的,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告訴我這些。”

    落霏心里立即泛起一股酸澀,明明可以詢問落喧的事情,他偏偏要詢問自己,擺明了他在意落喧是否愿意回答的想法,而對自己的想法卻根本不看重。

    見落霏一臉遲疑的樣子,葉默冷冷一笑,“我救你的目的就是為了這件事,不過如果你不愿意回答我也懶得去逼問你,就算是我順手做了一件好事罷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葉默轉身就走,他對于逼問這樣一個可憐女人真的有些不大愿意。他相信就是落霏一個字不說,他也可以找到小shijie的入口,況且落喧還提示了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“我說給你聽吧,我連命差點都沒有了,那里還在意別的。不過你千萬不要抱著僥幸心理去尋找小shijie的入口,也別試圖去得罪內隱門的人,那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橫斷山脈云海的最深處,有一個天然的七星陣法,據說是七座巨大的山峰。至于這個陣法是怎么形成的,我也不知道。但是這七星陣法的天樞位置卻是進入小shijie的入口。只是這個入口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主動變換。”落霏看著葉默要轉身,毅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是怎么進去又是怎么出來?”雖然落霏說的比落喧要詳細了不少,但是葉默依然沒有弄清楚。

    落霏眼里露出一絲堅定,緩緩說道:“聽說每過五十年,小shijie和外面的結界就會有一次松動,小shijie里面就會出來一些人在外面歷練或者尋找一些東西。但是每次出來的只有五十個名額而已,我們的門派為了這次派出我們三人,已經用了幾次出界的名額。所有的這些人都有先天前輩帶隊,一旦發現我們中間的人有違規行為,立即格殺勿論,甚至會牽扯到門派之中。”

    雖然說得時候很堅定,但是說完后,落霏的眼神卻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說你們內隱門的人并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出來的?而且也不能隨便在外面胡作非為了?”葉默有些奇怪的問道,按照他的猜測,上次許薇和輕雪yujian的那兩個太乙的人應該就是這次一起出來的。

    落霏點頭說道:冇“是的,必須到時間才由人送出來,但是因為每次可以出來的時間都是三年,當然出來的人也可以不到三年就進去,但是卻不能再出來。我們出來后理論上是不可以隨便對外面的人做什么的,但是依然有些人亂殺無辜,在他們看來外面的人命和螻蟻沒有什么區別。而且,而且……確實是沒有人管的,只要不損害內隱門的利益,你在外面做了多少的壞事,這些都不會有人管。”…,

    “就是你們在外面被別人殺了,也一樣的沒人管,對嗎?而且內隱門不允許出來的人在外面胡作非為,只是說損害內隱門的事情才是胡作非為,別的都不算,是不是這樣?”葉默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對于一些大門派,比如內隱三門,他們這樣的門派,核心弟子出來都是有人保護的,一般都是有高手在旁邊,只要不做損害隱門的事情,隨便做什么都沒關系。而且,一些隱門中的高手,也會在這個機會在外面尋找適合修煉古武的天才,收進隱門之中,但是進去后,就再也無法出來,除非進去的人在五十年后,得到和我們一樣的機會。”落霏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葉默似乎有些明白了隱門的意思,他再次問道:“如果你們內隱門的人出來歷練后,就不再回去,是不是可以一直留在外面沒有事情了?”

    落霏搖了搖頭,有些黯然的說道:“不會,一旦我們留在外面,除非死去,到了時間不回去的話,立即就會被格殺,或者自身出問題,甚至還會連累到師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祁玉林說和你一起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生活一輩子,你還相信他?況且,你們是死是活,里面的人怎么知道,外面的shijie這么大。”葉默奇怪的看著落霏問道,他甚至懷疑這個洛霏說謊。

    落霏低下頭說道:“因為他是隱門三門之一的昆乾派的核心弟子,有一個執冇法長老就是昆乾派的,他已經讓他叔叔去除了我們體冇內的隱患,所以我們可以留在外面不回去了。只是沒想到,他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落霏沒有說下去,葉默卻微微一嘆,這落霏何嘗不是有些欺騙她自己的味道在里面,她只是希望這是真的而已。事實上,祁玉林的叔叔根本就沒有去除那種隱患,或者說沒有能力去除。祁玉林的叔叔做的唯一的一件事,可能就是在落霏的體冇內下了同心蠱而已,可憐這個女人到現在還在幻想著,以為祁玉林是因為后來的經書才對她這樣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了葉默的所想,落霏沒有去解釋,而是繼續說道:“我們所有出來的隱門弟子,體冇內都被設置了一種內氣禁制。一旦逾期不回,內氣馬上就會爆發,zuihou爆體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體冇內的內氣禁制雖然被去除了,但是卻擔心隱門中的執冇法長老知道你的位置,要來抓你的時候,連累了你身邊的人是吧?”

    落霏點了點頭說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將你的手給我。”葉默卻有些疑惑,他接觸過落喧,但是從來都沒有在落喧身上感覺到什么內氣禁制啊,難道是下內氣禁制的人修為比自己高出太多?

    似乎知道葉默要做什么,或者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少女了。落霏沒有絲毫的扭捏,就伸出了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葉默抓住落霏的手腕,三股真元就沿著落霏的神小太淵、關內三處穴位沖入落霏的經脈。之所以同時選擇三處搜索,是因為葉默剛才抓住落霏的時候,也只是發現了她體冇內的蠱蟲,并沒有發現什么內氣禁制。

    而且她和落喧接觸過,也沒有發現。如果要仔細的搜索的話,那就要搜遍全身的各處經脈穴位,這對落霏來說明顯的不方便。所以,葉默選擇三處手腕上的經脈同時搜索,雖然費時費力,但是卻沒有不方便,而且也不會錯過什么東西。…,

    落霏感覺到三股熱熱的細流經過手腕的幾處穴道,緩緩的流遍了全身,有一股酥麻和滾熱的感覺。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自在,但是又有些喜歡這種經脈中的奇怪熱量,但是內心卻又深深震撼葉默的內氣修為太過厲害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葉默果然發現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真氣,這股真氣和落霏修煉的完全不同,或者說根本就不是她體冇內的。很明顯這股真氣冇處于蟄伏狀態,而且很是強橫,一旦爆發,不要說一個玄級修為的武者,就是地級中期的武者,也絲毫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也許這股真氣,就是落霏說的那種內氣禁制了。

    葉默沉吟片刻,放下了落霏的手腕,他沒有嘗試去驅除這股真氣,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,下這內氣禁制的是個高手。

    見落霏一臉緊張的看著自己,葉默淡淡的說道:“你相信你體冇內的那個內氣禁制已經被祁玉林的叔叔驅除了嗎?”

    落霏眼神黯然起來,不過她立即就搖了搖頭,“在他沒有踢出那一腳之前,我相信他,可是那一腳之后,我就知道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愿罷了。我甚至懷疑,他叔叔不是幫我驅除了禁制,而是在我體冇內下了什么跟蹤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葉默冷笑一聲,“你還不算是太笨,你的體冇內有一個同心蠱已經被我驅除了,剛才我確實在你體冇內發現一股不同于你自己修煉的內氣,liliang之強完全可以讓你化成飛灰,只是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驅除。因為一旦控制不haode話,你將立即死亡。”

    落霏立即說道:“我不在意去死,哪怕現在就死我也不在意。我現在已經無路可走,如果你愿意出手幫我試試,就盡管動手。如果你很為難,我也很感謝你,我自己找一個地方單獨去面對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的眼里竟然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彷徨,被一個喜歡的人如此欺騙,她還如此相信他,也許她感覺活著還不如去死了。

    葉默遲疑的看著落霏,如果剛才她不愿意說內隱門的所在,他現在毫不猶豫的就走。但是這個女人似乎很聰明,或者說她有些了解自己的性格,竟然在自己絲毫沒有保證的情況下,主動說出了內隱門的所在,這讓葉默很是猶豫。

    (中午到現在就一張月票啊。)。)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不死倍投技巧